【北师大版】六年级下册 第二课《遗迹-索桥的故事》
手机扫码分享

《遗迹-索桥的故事》

索桥的故事
巴金
四川灌县二王庙山脚
有一座索桥,
叫做“安澜桥”。
桥身有一里光景长,
是用粗的竹索挽成的,
竹索上面铺着一块一块的木板,
木板铺得不整齐,
中间还露缝。
木板不宽,
也不长,
三个人并排走在上面,
就不大方便。
有的板上有洞,
有的木板断折。
人走在桥上,
看得见木板下面岷江的绿水,
也看得见桥下的砂石。
冬天水少,
桥显得更高,
要是人在桥上走,
眼睛只顾穿过缝隙望下面,
就会看得头晕眼花。
幸好桥两旁有竹索编的栏杆,
即使人失了脚,
也不会落到水里去。
索桥并没有桥墩,
高高的竹架代替了他们。
架子比栏杆高,
还有一个顶盖,
在竖立架子的地方,
桥身就像小山坡似的高起来,
过了顶盖下面,
桥身又往下斜,
然后再向第二个顶盖升上去。
凡是到都江堰参观的人
都要来看看索桥。
那天我从山上二王庙下来,
在索桥上来回走了两次。
桥身微微地摆动,
我往前走,
桥也好像在往前走。
一个乡下人挑着担子迎面走来,
桥一下子动得厉害了。
我走过他身边,
加快脚步往高处去。
忽然起了一阵笑声,
两个小孩从高处跑下来,
桥接着大大动了一会儿。
我连忙走上高处,
又继续往下走。
我刚走了—半路程,
就停下来,
站在栏杆前埋头看下面。
我的眼光正落在“分水鱼嘴”上。
我起初看不出来这个光滑的、
鱼嘴般的“石头”是什么东西,
后来才知道它是
把岷江分为内外两条江的工程。
这个“鱼嘴”在都江堰的前端,
都江堰便是两千两百多年以前
李冰父子在岷江中
修筑的一条大堤。
二王庙就是为了纪念李冰
和他的儿子二郎修建的。
我看看“鱼嘴”,
看看“鱼嘴”两旁数不清的砂石,
我又往前走了。
回来的时候,
我把“鱼嘴”再看了一阵。
“鱼嘴”依旧摆在那里,
看一百遍也看不出什么变化,
可是在它上面,
我好像看到了两千两百多年前
人们的手和心。
这个“石头”是会说话的。
那许多用手
建造了这个“鱼嘴”的人,
虽然没有留下名字,
可是留下了他们的心。
就在离这里九公里的紫坪铺,
在将近一公里长的河谷的两岸,
上千的忙碌工作的年轻人,
他们的心
不是跟两千两百多年前
那些人的心一样的么?
大的水电站
就要在那里动工修建了。
我走下了索桥,
同来的友人
刚看过山脚的一块石碑。
他告诉我,
这索桥又叫做
“何公何母桥”,
是清朝初年
一个姓何的教书先生
设计修建的。
那个时候
人们没法在这么宽的两岸上
修一座桥。
何先生想出了造索桥的办法。
桥造成了,
人们来来往往,
感到便利。
可是桥上没有栏杆,
在摇摆的木板上走起来,
并不是十分安全的事,
不多久就有人失脚
从桥上摔下去,
死了。
不满意何先生的官府
把责任完全推到何先生的身上,
将他逮捕处死。
何先生的妻子
决心要替丈夫雪冤,
要实现丈夫的真正的愿望,
她想来想去,
终于想出了办法,
用竹索在桥两旁编上了栏杆,
从此,
危险的桥变成了安全的桥,
使得三百年后的小孩
也能够在桥上跑来跑去,
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我不能说这个故事是千真万确的,
然而碑上的文字
让我们看见了那一对夫妇的心。
我走下索桥,
满头大汗,
不用说,
我走得疲乏了,
我的脚也开始发热。
可是三百年前
人们的心也给我带来温暖。
那样的心,
那种想帮助多数人、
想跟多数人的心贴近、
为了多数人
甚至牺牲自己的伟大的心
是不会死的,
不管经过百年千载,
它都会发光,
就像高尔基
在一篇故事里所描写的
“燃烧的心”那样。
勇士丹柯挖出自己的心
拿在手上,
心在燃烧、发光,
给人们带路。
“何公何母”的心
给每一个走过索桥的人
添一些温暖,
甚至在三百年以后的
寒冷的冬天,
我站在桥头
还会揭下帽子当团扇来扇。
索桥的故事自然不止这么一点,
都江堰也还有许多动人的故事。
然而故事是讲不完的,
谁要是到都江堰走一趟,
谁要是在索桥上站片刻,
他一定会得到比故事更美、
更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