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版】六年级下册 第一课《乐趣-山中杂记》
手机扫码分享

《乐趣-山中杂记》

山中杂记
冰心
拔草喂马是第一乐事。
看着这庞然大物,
温驯地磨动它的松软的大口
和齐整的大牙,
在你手中吃嚼青草的时候,
你觉得它有说不尽的妩媚。
每日山后牛棚,
拉着满车的牛乳罐的
那匹斑白大马,
我每日喂它。
乳车停住了,
驾车人往厨房里搬运牛乳,
我便慢慢地过去。
在我跪伏在樱花底下,
拔那十样锦的叶子的时候,
它便侧转那狭长
而良善的脸来看我,
表示它的欢迎与等待。
我们渐渐熟识了。
远远地看见我,
它便抬起头来。
我相信我离开之后,
它虽不会说话,
它必每日地怀念我。
还有就是小狗了。
那只棕色的,
在和我生分的时候,
曾经吓过我。
那一天雪中游山,
出其不意在山顶遇见它。
它追着我狂吠不止,
我吓得走不动。
它看我吓怔了,
才住了吠,
得了胜利似的,
垂尾下山而去。
我看它走了,
一口气跑了回来。
一夜没有睡好,
心脉每分钟跳到
一百一十五下。
女伴告诉我,
它是最可爱的狗,
从来不咬人的。
以后再遇见它,
我先呼唤它的名字,
它竟摇尾走了过来。
自后每次我游山,
它总是前前后后地跟着走。
山林中雪深的时候,
光景很冷清。
它总算助了我不少的胆子。
此外还有一只小黑狗,
尤其跳荡可爱。
一只小白狗,
也很驯良。
我从来不十分爱猫。
因为小猫很带狡猾的样子,
又喜欢抓人。
医院中有一只小黑猫,
在我进院的第二天
早起刚开了门,
它已从门隙钻进来,
一跃到我床上,
悄悄地便伏在我的怀前,
眼睛慢慢地闭上,
很安稳地便要睡着。
我最怕小猫睡着时
呼吸的声音!
我想推它,
又怕它抓我。
那几天我心里又难过,
因此愈加焦躁。
幸而护士不久便进来!
我皱眉叫她抱出这小猫去。
以后我渐渐地也爱它了。
它并不抓人。
当它仰卧在草地上,
用前面两只小爪,
拨弄着玫瑰花叶,
自惊自跳的时候,
我觉得它充满了活泼和欢悦。
小鸟是怎样的玲珑娇小啊!
在北京城里,
我只看见老鸦和麻雀。
有时也看见啄木鸟。
在此却是雪未化尽,
鸟儿已成群地来了。
最先的便是青鸟。
西方人以青鸟为快乐的象征,
我看最恰当不过,
因为青鸟的鸣声中,
婉转地报着春的消息。
知更雀的红胸,
在雪地上,
草地上站着,
都极其鲜明。
小蜂雀更小到无可苗条,
从花梢飞过的时候,
竟要比花还小。
我在山亭中有时抬头瞥见,
只屏息静立,
连眼珠都不敢动。
我似乎恐怕
将这弱不禁风的小仙子惊走了。
此外还有许多毛羽鲜丽的小鸟,
早起朝日未出,
已满山满谷地
响起了它们轻美的歌声。
在朦胧的晓风之中,
倚枕倾听,
使人心魂俱静。
春是鸟的世界,
“以鸟鸣春”
和“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这两句话,
我如今彻底地领略过了!
我们幕天席地的生涯之中,
和小鸟最相亲爱。
玫瑰和丁香丛中,
更有青鸟和知更雀的巢。
那巢都是筑得极低,
一伸手便可触到。
我常常去探望小鸟的家庭,
而我却从不做
偷卵捉雏等等
破坏它们家庭幸福的事。
我想到我自己不过是暂时离家,
我的母亲和父亲已是这样牵挂。
假如我被人捉去,
关在笼里,
永远不得回来,
我的父亲母亲岂不心碎?
我爱自己,
也爱雏鸟;
我爱我的双亲,
我也爱雏鸟的双亲。
而且是怎样有趣的事,
你看小鸟破壳出来,
很黄的小口,
毛羽也很稀疏,
觉得很丑。
它们又极其贪吃,
终日张口在巢里啾啾地叫,
累得它们的母亲
飞去飞回地忙碌。
渐渐地长大了,
它们的母亲领它们飞到地上。
它们的毛羽很蓬松,
两只小腿蹒跚地走,
看去比它们的母亲还肥大。
它们很傻的样子,
茫然地只跟着母亲乱跳。
母亲偶然啄得了一条小虫,
它们便纷然地过去,
啾啾地争着吃。
早起母亲教给它们歌唱,
母亲的声音极婉转,
它们的声音,
却很憨涩。
这几天来,
它们已完全地会飞了,
会唱了,
也知道自己觅食,
不再累它们的母亲了。
前天我去探望它们时,
这些雏鸟已不在巢里,
它们已筑起新的巢了,
在离它们的父母的巢
不远的枝上。
它们常常来看它们的父母的。
还有虫儿也是可爱的。
藕荷色的小蝴蝶,
背着圆壳的小蜗牛,
嗡嗡的蜜蜂,
甚至于水里每夜乱唱的青蛙,
在花丛中闪烁的萤虫,
都是极温柔,
极其孩子气的。
你若爱它们,
它们也爱你,
因为它们都喜爱小孩子。
大人们太忙,
没有工夫和它们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