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版】六年级上册 第三课《母亲河-三峡之秋》
手机扫码分享

《母亲河-三峡之秋》

三峡之秋
方纪
时令已经是秋天了,
三峡的秋色,
是从大江两岸的
橘柚树开始显现的。
这些树,
生长在陡峭的山岩上,
叶子也同那青色的岩石一般,
坚硬,挺直。
越到秋天,
它们越显示绿得发黑的颜色;
而那累累的果实,
正在由青变黄,
渐渐从叶子中间显露出来。
就在这时候,
它们开始散发出一种清香,
使三峡充满了成熟的秋天的气息。
早晨,
透明的露水闪耀着,
峡风有些凉意,
仿佛满山的橘柚树上
撒了一层洁白的霜,
新鲜而明净;
太阳出来了,
露水消逝,
橘柚树闪烁着阳光,
绿叶金实。
三峡中又是一片秋天的明丽。
中午,
群峰披上金甲,
阳光在水面上跳跃,
长江也变得热烈了,
像一条金鳞巨蟒,
翻滚着,
呼啸着,
奔腾流去;
同时又把它那激荡跳跃的光辉,
投向两岸峭壁。
于是,
整个峡谷波光荡漾,
三峡又充满了秋天的热列气息。
下午,
太阳还没有落,
峡谷里早升起一层青色的雾。
这使得峡谷里的黄昏来得特别早,
而去得特别迟。
于是,
在青色的透明的黄昏中,
两岸峭壁的倒影,
一齐拥向江心,
使江面上只剩下一线发光的天空。
长江平静而轻缓地流淌,
变得有如一条明亮的带子。
夜,终于来了。
岸边的渔火,
江心的灯标,
接连地亮起,
连同它们在水面映出的红色光晕,
使长江像是眨着眼睛,
沉沉欲睡。
只有偶尔驶过的驳船,
响着气笛,
在江面划开一条发光的路;
于是渔火和灯标,
都像惊醒了一般,
在水面上轻轻地摇曳。
也许由于这里山太高,
峡谷太深,
天空过于狭小,
连月亮也上来得很迟很迟。
起初,
只能感觉到它朦胧的青光,
和黄昏连在一起;
也不知在什么时候,
它忽然出现在山上,
就像从山上生长出来,
是山的一部分,
宛若一块巨大的、
磨平发亮的云母石。
这时,
月亮和山的阴影,
对比得异常明显——
山是墨一般的黑,
陡立着,
倾向江心,
仿佛就要扑跌下来;
而月亮,
从山顶上,
顺着直立的深深谷壑,
把它那清冽的光辉,
一直泻到江面,
就像一道道瀑布凌空飞降,
又像一匹匹素锦从山上挂下来。
这一天,
正是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