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版】六年级上册 第四课《索溪峪的“野”》
手机扫码分享

《索溪峪的“野”》

《索溪峪的“野”》
走进张家界的索溪峪,
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字:野。
山是野的。
索溪峪的山,
是天然的美,
是野性的美。
这种美,是一种惊险的美:
几十丈高的断壁悬崖拔地而起,
半边悬空的巨石在山风中摇摇晃晃,
使人望而生畏。
什么“一线天”,
什么“百丈峡”,
听着名字就让人胆颤。
这种美,是一种磅礴的美:
不是一峰独秀,
也不是三五峰呼应,
而是千峰万仞绵亘蜿蜒,
“十里画廊”,“西海峰林”,
令人浩气长舒。
这种美,
是一种随心所欲、不拘一格的美:
或直插云天,或横拦绿水。
旁逸斜出,崛起巍巍“斜山”;
相对相依,宛如“热恋情人”;
婷婷玉立,则好似“窈窕淑女”。
水是野的。
索溪像是一个从深山中蹦跳而出的野孩子,
一会儿绕着山奔跑,
一会儿撅着屁股,
赌着气又自个儿闹去了。
它尤其爱跟山路哥哥闹着玩:
一会儿手牵手,并肩而行;
一会儿横铲一脚,将山路拦腰截断。
山路哥哥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
它请树木大叔帮忙,
几棵大树往索溪身上一搭,
反从它身上跨过去了。
山路哥哥还找石头弟弟帮忙,
几块巨石一垫,
山路便化成一条虚线,
一跳一跳地从水中过去了。
山路还有更巧妙的办法,
它在河床上垫一排大卵石,
从水底下一个猛子扎过去。
这样的“路”,还可以过汽车——
汽车吼叫着,车身摇晃着,
卵石挤碰着,水花四溅,
我们的心也怦怦直跳……
平生没走过这么“野”的路!
山上的野物当然更是“野”性十足了。
那些大大小小的猴子,
在我们头上的树枝间跳来跳去,
亲热的劲头难以言状。
但当我们一行中的一位年轻女同志
从树下经过时,
一只小猴子竟恶作剧地撒起尿来,
吓得这位女同胞惊叫一声,
慌忙逃走了。
而那个调皮的小家伙,
却快活地叫着,
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了。
在这样的山水间行走,
我们也渐渐变得“野”了起来。
城里戴眼镜的姑娘,一边攀缘,
一边大嚼着煮熟的玉米棒;
年过花甲的老人,
在石块间蹦来跳去,
温习着儿时的功课。
遇上突然横在面前的山溪,
一队人手提皮鞋、丝袜,踩着乱石,
从平膝的水中蹚过去……
满山的嘻嘻哈哈,
满溪的亲亲热热。
人们,在这山水中返璞归真了。